。。。

真正的喜欢一个人是会惧怕的,惧怕一切可能把你们推远的事物。
努力藏起一切喜欢他的证据,只为了换取他身边朋友的位置,这是暗恋者无法言说的苦,是无法控制自己的心造成的恶果。

她站在大雨滂沱的大街上,四周的人来来往往,每个人行色匆匆有自己要去的地方,或是要逃离这里,她环顾四周发现自己什么也没有,她的大脑一片空白。她的身边没有可以并肩作战的伙伴,没有念念不忘的仇人,没有血浓于水的至亲,没有生死与共的爱人。她在打一场必输的仗,与孤独作战,却又与它为伴。

城里

少女换了一套新裙子和一双新的凉鞋,她今天听说了城里有好看的表演,她想去看看。村子离公交站有一段距离,再从公交站到镇里也有一段距离,她准备好了钱财,一些衣服,日常用品就出发了。村里的阿姨问她要去哪,她说要去城里看表演。阿姨吓坏了,劝阻少女“城里很危险啊,有很多坏人,你还是不要去了!”少女有一些生气,城里明明很好,为什么不让我去,我偏要去给你看。少女背着行李顺着小路向村外走去。少女往前走来到了她好朋友的家里,少女来邀她同行。两个女孩子手拉手踏上了去公交站的路。路上两个人看见了一个村里的富人,他是从城里回来的,两个女孩迎了上去“听说城里这几天有表演,是真的吗,表演好看吗?”富人一脸得意“当然好看!那可是城里!数不清的漂亮演员,精彩的表演保准你们看了不后悔!我这刚看完回来,不说了我要回家歇一下了。”富人绕过两个女孩摇头晃脑的哼着歌走掉了。两个女孩一脸兴奋,她们选择去看表演是对的!两个人晃荡着牵起的手,一蹦一跳的走了。两个人走过村里一户人家听说他们要去城里便劝他们不要去“城里哪里好,哪有这里生活安稳,有什么好看的。”一户人家则说“看完表演回来给我们讲讲啊。”告别了一户户人家,俩人沿路边聊边走,眼看要走出村子,少女的好朋友看到村子门口有人在喊,吵吵闹闹的好不热闹,两人自己走近一看,原来是他们的同学要去附近的KTV唱歌,少女的好朋友动了心思,比起去城里看表演她更喜欢和同学去唱歌,少女看出了好朋友的心思“没关系,你去吧,我自己去城里也没问题,玩的开心啊。”少女的好朋友告别了少女和同学搭车去唱歌了。少女和车里的同学挥手告别,看着车消失在视线里。少女转过身背着背包自己走出村外向公交站走去。少女独自走在路上,四周一个人也没有,少女抓紧了背包带子,快步走着同时视线快速的扫过四周,还时不时地回头看一眼。不一会儿乌云压了下来,遮天蔽日的云像是要把整个世界吞噬掉,整个天地都是灰蒙蒙的。少女加快了脚步,她有一些害怕。豆大的雨点砸了下来,少女跑了起来,往前跑有一个棚子,可以避一下雨。村外的路从没修好过总是要在快修好时就被过往的大车压坏,雨水冲刷着路面和土混在一起,路面变得泥泞,少女跑着,泥水溅在新换的裙子上。泥地变得很滑少女一下向前摔去,凉鞋的带子被向前的冲力冲断。少女缓慢的坐起来,淋着雨,看着前方的路,不知在想什么。夏季的雨来的快去的也快,雨很快就停了,少女站了起来,开始缓慢的向公交站挪去。少女身上的裙子已经被泥水浸透了,鞋子也是只能拖着走了,少女的膝盖被磕破了一块,可能是刚才地上有石子。少女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,只是机械的挪着,出发时带着的笑容也消失了。“你这个孩子!你给我回来!”少女回头看见一脸怒意的母亲站在远处,少女的心里咯噔一下,她是不顾家里反对执意要去看表演的。汽车的声音传来,少女看向母亲身后,公交车正在驶近。少女低头看了看狼狈的自己,又抬头看了看母亲愠怒的脸,驶来的公交车上明晃晃的灯牌写着通往市里。少女茫然了,公交还在驶来。